净收益锚是有风险的!九江学院的学生申请兼职做主播

爱兼职 12 0

如今,网络红主播已经成为九江新闻网讯(九江报业融媒记者 吴金阳 文/摄)最热门的职业,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渴望成为主播。受今年疫情的影响,许多大学生呆在家里上网络课,还兼职做主播。5月14日,九江报业传媒平台接到大学生小张的举报,称她申请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网络主播工作,并表示愿意在兼职一个月后结清工资,但却遭遇了拖欠工资的困扰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“当时我选择了酷狗直播平台做主播,基本工资是3000元。”湖北某高职院校大一新生小张(音译)告诉记者,在采访中,九江铭创文化传媒公司的员工口头承诺了月薪,包括基本工资、提成和奖励。不幸的是,因为小张即将开学,他向公司递交了辞呈。当他要求结清劳动报酬时,被用人单位拒绝。

“酷狗主播的收入来源是为粉丝刷礼物赚钱。直播时间不固定,主要在晚上工作,经常熬夜到凌晨3、4点,通过唱歌、跳舞等在线选秀活动吸引粉丝的注意力。”小张在接受采访时说。另外,记者了解到,小张的主播工作时间不到一个月,双方又没有签订劳动合同,维权陷入困境。

>×
>×